专家: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应具备产品交易和发行两大功能

08月01日 14:56

  中共中央、国务院日前印发的《关于支持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意见》,在金融方面提出了一系列重大任务和举措,比如建设海内外重要投融资平台、完善金融基础设施和制度等。如何在浦东更高水平改革开放中,推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如何推动金融制度开放?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的功能应包括哪些?7月31日在沪举行的中国国际金融30人论坛第四届研讨会上,包括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荣誉会长、国际金融30人论坛顾问屠光绍、上海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徐明棋和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管委会专职副主任武伟等,就上述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我国金融制度开放应从试点开始逐步推进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荣誉会长、国际金融30人论坛顾问屠光绍在研讨会致辞时表示,研究金融开放需要重视金融制度开放,“中国金融体系要在全球有影响力、竞争力,参与全球金融治理,首先要金融制度开放,否则就没有基础。”

  在屠光绍看来,金融制度开放的基本原则是对标国际最先进或最高水平的金融制度,“当然,也不是简单地直接照搬国外标准,而是要考虑到中国的制度特点以及我国从发展中国家逐步向前发展的过渡期。”

  屠光绍分析,中国有自身金融规则和管理方式,比如资本市场有穿透式监管,这是由我国资本市场投资者结构特点决定的,“当前我国金融制度与国际制度还不能完成对接,可能需要一些转换方式,能否通过一些转换器,实现我国金融制度开放与国际制度对接?”

  “通过金融制度开放,中国能够在国际金融制度方面拥有话语权,能够参与制定国际规则,好处是带动中国更好地向国际最高标准看齐、对接。同时中国通过参与金融治理也能表达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这样才能形成我国金融制度开放与国际制度的对接。”屠光绍表示。

  在他看来,我国金融制度开放还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是“制度效率提升和成本减低问题”,同时还要考虑金融制度开放路径,“金融制度开放不像某一个机构的开放,也不像市场的开放,制度开放的推进既要积极又要稳妥。”

  屠光绍建议,金融制度开放也应该从试点开始,逐步地进行开放,“金融制度开放方面,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责无旁贷,上海在金融制度开放方面必须起到示范引领作用。”

  新开发银行副行长周强武表示,作为首个总部落在上海的多边金融机构,新开发银行愿意积极发挥平台和纽带作用,推动成员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及发展中国家了解中国、了解上海、了解浦东,并将包括上海在内的基础设施建设、数字经济等方面的经验,通过新开发银行的平台打造成一个公共产品,为其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提供参考和借鉴。

  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应发挥三方面作用

  “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的建设,即是我国金融制度开放的具体落实。”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管委会专职副主任武伟在研讨会上说。

  在武伟看来,中共中央、国务院提出在浦东建设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这是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里程碑式的项目,目标是要面向国际市场提供人民币资金和资产,与国际实现规则的对接、资本的相通以及资产的流通。

  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是一个综合性大平台还是若干个分平台?武伟分析,刚开始可能是一个个分平台,比如股票、债券、期货等,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或许将整合成一个平台,“主要交易的金融资产肯定是股票、债券、外汇、商品期货以及各类金融衍生品。”

  武伟表示,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应具备金融产品的交易通道以及金融产品或工具的发行两大功能,“主要发挥的作用应包括境外投资者配置金融资产、吸引境外优质公司上市、境内投资者投资和配置境外资产。”

  上海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徐明棋则认为,增强浦东全球资源配置能力主要渠道仍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资源配置能力。要实现这一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能级必须提升,“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这一跨境的资产交易平台开始就应与境内的各种制度不一样,应达到国际标准水平,这需要赋予它相应离岸的特征,与国内市场进行一定的切割分离,让投资者在该市场上可以更加便利地交易。”

  中国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王纬表示,大型商业银行要利用好浦东改革开放的新机遇,助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比如加快跨境金融发展,全面对接跨境人民币贸易融资转让平台,做大人民币贸易融资资产的转让规模;深度参与人民币离岸外汇市场,探索引导企业在全口径宏观审慎框架下,开展本外币跨境融资等。

免责声明: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亚汇网立场,亚汇网仅提供信息展示平台。

更多行情分析及广告投放合作加微信: hollowandy

相关新闻

下载APP,查看更多新闻


请扫码或添加微信: Hollowandy